首页 科技内容详情
芯片公司要开始警惕C轮“死了”

芯片公司要开始警惕C轮“死了”

分类:科技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免费足球推荐www.ad168.vip)是国内最权威的足球赛事报道、预测平台。免费提供赛事直播,免费足球贴士,免费足球推介,免费专家贴士,免费足球推荐,最专业的足球心水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芯潮IC(ID:xinchaoIC),作者:王艺可,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芯片融资寒冬真的会来吗?


不久前,GPU领域明星独角兽沐曦完成了10亿人民币Pre-B轮融资,投资方可以列出一个长长的名单——上海混沌投资集团、央视融媒体产业投资基金联合领投,上海国盛资本、中鑫资本、建银科创、和暄资本、普超资本等业内有影响力的机构踊跃跟投,老股东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经纬中国、国创中鼎继续超额追加投资。


相比于沐曦轰轰烈烈的融资,其他的GPU独角兽们则显得异常低调。据晚点报道,在去年底就已启动新一轮融资的GPU公司壁仞科技、摩尔线程迟迟未听见新的融资消息,与前几年的热闹状态,相差甚远。


如今,壁仞科技的融资阶段停留在B轮,摩尔线程才走到A轮。当资本投资紧缩,这些明星芯片公司能否摆脱“C轮死”的魔咒?



毫无疑问,这波芯片投资热潮正在消散。已经不止一位芯片投资人表明,今年不会再看低端芯片,尤其是消费电子类芯片的创业项目。种种对半导体投资的焦虑、不信任感如同长刺的荆棘四处疯长,一场风暴在无形中危险地酝酿。


一、投资先从消费芯片离场


进入到2022年,大家可以明显感觉到芯片投资的风向正在发生变化。


首先,曾经热情高涨的投资人越来越严谨。以前的创业者可能组建一个不错的团队,讲一个芯片国产替代的故事就能拿到融资。如今,很多投资人要先思考下产业化可能性,计算下投资回报,也不一定出手。


最先被投资人列入黑名单的群体,应该是一批消费类芯片创业公司。“这些企业已经被投烂了,早已不适合再投了。近几年,消费电子市场需求走低,很多公司芯片产能过剩,可能会面临一波经营难题。”一位芯片投资人表示。


“投资人的态度确实发生了变化。”李强(化名,本文皆为化名)是一家消费电子芯片公司的创始人,从今年3月份开始筹划公司新一轮融资。以往,投资人会主动上门来问询公司的融资情况,甚至要求“一定要留出份额。”今年,李强去北京、深圳拜访了一圈投资人,却迟迟没有敲定一家投资方。


相比于一级市场,二级市场的表现则更为惨烈。QUICK FactSet统计显示,世界主要半导体相关企业(40家)的总市值截至7月1日为3万亿美元,与2021年底相比减少了近1.8万亿美元(4成)


国内的芯片龙头同样不好过。进入2022年,千亿市值芯片龙头韦尔股份股价开始暴跌,从去年高峰的3000多亿市值下跌到1400亿,几乎腰斩;即便是备受投资人推崇的寒武纪也未能幸免。自上市以来,寒武纪股价从最高点的281.5元/股,跌至如今的63元/股左右。而与上市时相比,寒武纪市值蒸发了700多亿元。


最令投资人无奈的是,一个个破发的芯片新股。2022年以来,A股芯片公司频频遭遇新股破发,更是让一众投资人暗自神伤。今年1月,蜂窝基带芯片领域的翱捷科技创下首日33.75%的跌幅纪录,第一大股东阿里巴巴持股缩水65亿。4月8日,国内示波器龙头企业“普源精电”上市首日破发34.66%,跌幅创新股上市之最。


即便新股发行价做一些调整,芯片新股破发的态势依旧没有太大改善。7月15日,中科蓝讯在科创板上市,开盘就跌破发行价,最低跌逾30%,最新市值77.16亿,成为了近期表现最差的新股之一。


中科蓝讯成立于2016年,主要产品包括TWS蓝牙耳机芯片、非TWS蓝牙耳机芯片、蓝牙音箱芯片等。伴随着TWS耳机的热销,公司业绩在2019年和2020年迎来爆发,顺势成为了VC/PE的追捧对象。


从2019年开始,中科蓝讯陆续完成了3轮融资,投资方有深创投、红杉中国、华登国际、中芯聚源、元禾璞华等国内头部投资公司。


然而这个被投资人寄予厚望的明星公司,也未能交出一个满意的答卷。根据招股书,2020 年 10 月,中科蓝讯以75.14元/股引入外部机构投资者,高于上市首日收盘价64.30元/股。如果中科蓝讯一直处于低迷状态的话,最后一轮入股的投资方将会直接亏损。


看过一个个血淋淋案例后,半导体的投资人倍感压力。眼下,有不少投资机构开始放缓在半导体领域的布局,甚至直接不看芯片类尤其是低端芯片类项目。


二、寒冬将至,提前做好应对危机的准备


无论是投资市场还是半导体领域,都是一个周期属性较强的行业。


先从半导体行业来看,供不应求的情况得到缓解,整个行业开始走入下行周期。据Canalys统计,2022年第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11%,同时研究机构下修了2022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至13.57亿部,同比下降3%,且不排除进一步下修的可能性。


,

皇冠hg0088开户www.hg108.vip)是皇冠体育官方正网线上开放会员开户、代理开户,额度自动充值等业务的直营平台。

,

此外,联想、惠普、宏碁、华硕等几乎所有一线PC品牌都开始下调年度出货目标,平均下调幅度超过20%。


下游需求调整直接拉低了芯片报价,显示面板、驱动IC、GPU、MCU等产品出现量价齐跌的局面。央视财经《正点财经》曾报道,有商户称各品牌的显卡价格都出现大幅下跌,价格处于近两年的低位,近一个月个别显卡价格掉了差不多1000元左右。


更有不少炒家直呼“赔惨了!”他们曾高价囤货,计划加价后转手卖向市场,结果大量库存砸在手里,最后被迫降价,损失惨重。


据集邦咨询最新研报,预期第三季度驱动IC的价格降幅将扩大至8%到10%不等,且不排除将一路跌至年底。第三季度主流存储芯片DRAM和NAND Flash价格也均为跌势,且跌幅有扩大之势。


“今年消费电子行情不好,不管是从手机还是到配套的耳机,出货量预期都有下调,所以针对消费电子的芯片设计公司,二级市场上给的市值也都有下调。”上海某半导体方向的投资人表示,二级市场的表现直接影响了一级市场的信心,投资人自然持观望态度。


还有一个更现实的问题也摆在投资人面前——可投的资金不多了。


今年以来,国际形势动荡、国内疫情反复拖慢了VC/PE募资的进度。另类资产数据平台Preqin显示,2022年前四个月,中国内地注册运营的基金管理人募集的基金数量为16只,募资总额为65.6亿美元,数量和金额均为去年同期的13%左右(不包含政府引导基金),而去年全年这一数字为992.4亿美元。


2022年一季度,投资中国的美元基金募集金额14亿美元,约为去年四季度的三分之一。这是2018年以来同期的最低水平,也是连续第三个季度出现下滑;人民币基金募资金额(不包括政府基金)从2017年近1400亿美元下跌至2021年不足300亿美元。


这让投资人不得不捂紧口袋。从今年开始,很多投资机构都在严格控制出手的次数,有人甚至因为没有出手投过项目而选择离职。更有不少投资人即便很看好半导体赛道也会更为理性,面对估值较高的项目也不敢轻易给TS(投资意向书)


当潮水退去,半导体投资泡沫带来的后遗症渐渐显现。资本充裕时,一大批从芯片大厂出来的创业者扎入同一个赛道,讲着相同的故事、做着相似产品。实际上,不少初创的芯片公司只是造个新的芯片技术概念,然后从各种渠道买来IP,集合成一颗Soc芯片产品。最终,投资人的钱最终被用来血拼市场,而对技术创新没有任何推动力。


如今投资人回归理性,火热的半导体行业真的会走向寒冬吗?


三、芯片行业陷入冰火两重天


一群人悄悄退场,一群人踏马而来。


相比于消费电子芯片,汽车芯片赛道依旧一片火热。今年,国内外汽车厂商因缺芯而停产的消息依旧不断传出,这让投资人开始瞄准车规级芯片公司。为了供应链稳定,中国一汽、上汽集团、东风汽车、广汽、比亚迪、蔚来、理想等车企都在以战略投资的方式与芯片厂商开展合作,比亚迪、蔚来和理想汽车等车企则选择了自研芯片的征程。


在融资方面,车规级芯片的公司频频传出融资消息——


7月,苏州旗芯微半导体正式宣布完成数亿元B轮和战略轮融资,英特尔资本领投,天使轮投资方耀途资本跟投。战略轮投资人包括广汽资本、翼朴资本等重要行业深度合作伙伴。据悉,旗芯微主要从事汽车高端控制器芯片的研发和销售,本次融资资金将主要用于智能汽车新一代动力底盘域控制器的研发和量产。


6月,地平线官宣获得一汽集团的战略投资并完成交割,将用于加强车规级AI芯片的前瞻技术研发以及工程化落地能力的建设。自成立以来,地平线获得了上汽集团、广汽资本、长城汽车、东风资产、比亚迪等众多车企资本,以及Intel、SK Hynix、宁德时代、星宇股份、韦尔股份、舜宇光学等多家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战略投资。


过去半年时间里,MCU公司上海芯钛、模数芯片混合设计企业韬润半导体、碳化硅外延片制造商——天域半导体、MCU公司旗芯微等公司接连完成过亿融资,身后投资人除了财务性投资人以外,车企更是占据了主流。


在一位看好芯片赛道的投资人看来,半导体行业的热点主要由相应领域市场空间决定,投资机构更喜欢有发展前景和技术壁垒的细分领域。未来,半导体应用将围绕着汽车、新能源下的电力电子、AR/VR和IDC(互联网数据中心)这四大主流应用方向不断发展。


或许汽车芯片的火热也传递出一个信号:芯片赛道仍是未来投资的主旋律。只不过,投资人也更加理性,会认真挑选有技术壁垒的头部项目。而从赛道来说,半导体材料和设备、晶圆制造等“硬骨头”领域依旧是投资人主攻的方向。


尤其在半导体设备领域,中国依旧面临“卡脖子”的危险。目前8英寸设备主要来自二手市场,自从2014年生产厂商们从8英寸向 12 英寸升级后,旧设备市场资源逐渐枯竭,8英寸晶圆设备较为紧缺,其中蚀刻机、光刻机、测量设备最难获得。


正因如此,投资人在这些领域开始筹谋布局。华为2019年仅投了2家材料公司,而2020年投出了7家材料与设备公司;中芯聚源2019年在材料、设备领域投资4家企业,2020年也翻到了7家。


从AI芯片、消费电子芯片到汽车芯片、半导体材料、半导体设备,资本入场、创业者进场,堆砌起泡沫,又很快进入到行业洗牌期。在泡沫中挣扎,半导体产业会在动态波动中不断强大。毋庸置疑的是,芯片行业是一个处于快速发展中的行业,仍是未来几十年最值得押注的黄金赛道。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芯潮IC(ID:xinchaoIC),作者:王艺可

 当前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